您的位置:体彩顶呱刮收藏  »  新聞首頁  »  少婦小說  »  老婆一絲不掛的躺在朋友的床上
老婆一絲不掛的躺在朋友的床上
這是去年夏天的事情。我一個睡在上鋪的兄弟畢業后,去了一個海濱城市工作。

  這個家夥和我一樣都是球迷,在學校的時候我們經常一起踢球,看球,玩實況,是很好的朋友。

  有時候我也帶著老婆跟他一起玩,所以老婆跟他也挺熟悉的,也??恍┌胝姘爰俚耐嫘?,自從畢業后我們也一直沒有見過面。

  去年夏天正逢歐洲杯,這家夥就打電話來發牢騷,說一個人看球很無聊,又開玩笑說想嫂子了。老婆呢也想去海邊玩,於是我們就商量著在歐洲杯決賽前的那個周末去玩,周一再請一天假,正好一起看決賽。

  周六的一大早,我們就出發了。

  老婆知道我喜歡她穿的性感點,就挑了一件低胸的小背心,微微露出誘人的乳溝。下身是一件超短裙,露出兩條雪白的長腿。一路上同車的男人們都貪婪的盯著老婆。

  我們坐了半天的汽車,總算到了小劉(我兄弟)的所在地,一個美麗的海濱城市。小劉早早的來到了車站接我們,見了面就和我來了一個熊抱。

  等看見老婆的時候,眼睛都直了。老婆看在心里,故意也和小劉來了一個熊抱。

  這小子真是見色忘友,抱了老婆好長一會,還調戲老婆說好香。那小子工作后嘴甜了很多,很快就逗得老婆花枝亂顫,畢業后帶來的陌生感一下就消失的無影無蹤。

  一天的游玩也沒有什么好提的,就是那小子時不時的偷瞄老婆性感的乳溝和雪白的大腿,特別是當老婆坐下來的時候,裙子往上縮,連大腿根都快露出來了。

  等晚上回到小劉住處的時候,才發現他是和另外三個小夥,合租一套四室一廳的套房。等我們進去的時候,另外三個小夥都在,都死死的盯著打扮性感的老婆。

  由於是盛夏,三個人每人都只穿了件短褲,很快小面就鼓鼓的一團了??醋湃靄肼愕淖襯械姆從?,老婆的臉也紅了。

  大概是因為來了性感美女的原因,這四個小夥(包括小劉)都很性奮,提議打牌,還把珍藏的零食都拿出來給老婆享用。老婆吃的不亦悅乎,坐在沙發上的姿勢也慢慢不注意了,裙擺越來越向上縮,隱隱越越都能夠看見兩腿間的一抹紅色(老婆那天穿的是紅色的丁字褲),俯身拿零食的時候,估計可以看到小半個乳房??次頤譴蛄艘換崤?,零食也吃差不多了,老婆就去洗澡了。

  我看那幾位兄弟期待的樣子,就知道他們在等著老婆穿著睡衣出來的樣子。

  我們帶來的睡衣中有一件是非常性感的,低胸,大露背,下擺很短,還有個開叉到大腿根,要是穿出來,絕對能讓這幾位兄弟噴鼻血。我也有點期待老婆會穿什么樣的睡衣出來。

  女人洗澡就是慢,等了好大一會,老婆才頭發濕漉漉的出來了。

  衣服呢,不是那件最性感的,不過也挺誘惑的。老婆選了一件吊帶的睡裙,不是低胸設計,下擺也快到膝蓋了。不過這件睡裙是絲的,很薄,貼在身上,隱隱顯出老婆的好身材。

  老婆明顯沒有穿內衣,胸前的兩粒葡萄頂著薄薄的睡裙,很是誘惑。

  老婆又坐在沙發上一邊看我們打牌,一邊梳著頭發,隨著梳子的前進,頭發里的水分有的滴在了老婆的睡裙上,有的順著鎖骨流到了胸前,那件薄薄的睡裙很快就濕了一片,幾乎變成透明的了。

  從我的角度,都能夠隱隱的看到老婆乳房的輪廓了。那幾位兄弟也很快發現了,都死死的盯著老婆的胸前,空氣一下子靜了下來,似乎連呼吸都停了。

  老婆也感覺到了氣氛的變化,看著大家都盯著自己,低頭一看,才發覺自己的兩個乳房都幾乎暴露在了四個小夥的面前,臉一下子就紅了,捂著胸口,沖進了小劉的臥室,躲在里面不出來了。

  老婆走后,那幾位兄弟明顯沒有了精神,很快就草草的結束了牌局。

  晚上,小劉主動的到客廳的沙發去睡了。

  小劉還挺會享受的,屋里是個還不錯的雙人床。我躺在老婆的邊上,才發現老婆睡裙里面一絲不掛,就笑她真猛。

  老婆嗔道反正他們也發現不了。我就說你不還是被人都看光了,是不是故意引誘他們。

  老婆說那是個意外,本來只想挑逗一下他們的。

  我說你個小淫蕩,說著把手伸了進去,老婆的兩個乳頭硬硬的,再向下一摸,小穴也已經濕的一塌糊涂了。

  我搓揉了老婆一陣子,老婆有些氣喘吁吁了。就想提槍就上,但老婆死活不肯,說怕被小劉和那三個小夥聽到。

  我本來想硬上,但又想留著老婆的淫欲,說不定會有更刺激的事情發生。果然…

  第二天我們三個又出去玩了一天,沒有特別的事情。

  等晚上回去后,雖然明天要上班,那三個小夥卻都還在客廳里坐著看電視,估計是又想看老婆走光吧。

  老婆洗完澡出來,穿了一件可愛的娃娃裙式的睡裙。那三個家夥明顯的一臉失望,很快就都回屋去了。

  老婆也玩累了,就先去睡覺了,讓我開始的時候叫她,而我和小劉就正好在客廳里玩實況。等開始的時候,我叫醒了熟睡中的老婆。

  老婆其實是個偽球迷,喜歡帥氣的C羅,也就順帶喜歡葡萄牙。這次歐洲杯葡萄牙很是爭氣,一路打進了決賽,老婆很是開心,天天嚷著葡萄牙奪冠。

  比賽的進程卻對葡萄牙不利,剛開?。寐蘧褪萇說溝亓?,老婆一臉緊張,還好C羅經過短暫的治療又回到了場上,老婆長出了一口氣??墑敲歡嗑茫寐抻質萇肆?,這次沒有能夠再回到場上。老婆一臉的沮喪,眼淚都快流出來了。

  我和小劉為了緩和氣氛,就說起了一些這次歐洲杯的花絮,想分散她的注意力。

  不知怎么了,我們就聊起了有女球迷說義大利要是奪冠就全裸。我和小劉還感慨說可惜義大利已經被淘汰了,老婆則是一臉的不屑。

  我知道老婆很是要強,就靈機一動的說還是義大利強,葡萄牙怎么怎么比不過義大利。老婆很是氣憤,就和我爭辯。

  我就對小劉說:「還是義大利牛,要不怎么會有女球迷愿意脫光?」小劉也附和著:「是啊是啊,葡萄牙就沒有聽說過有這樣的球迷,還是比不過義大利??!」

  「誰說沒有了!」老婆回嘴說。

  「沒有就是沒有,比不過就比不過?!刮一鶘轄接?。

  「哼,要是葡萄牙贏了,我就脫光!」老婆脫口而出。隨后意識到了自己的話,臉一下就紅了。

  「有嫂子這樣的大美女愿意獻身,當然還是葡萄牙牛!」小劉順桿向上爬。

  我裝著不屑的看了一下老婆,對小劉說:「她又不敢,說說而已?!埂桿滴也桓伊?!葡萄牙奪冠,我就脫光!」老婆中了激將法。

  我看到小劉掃了一下老婆的全身,眼睛都綠了。

  在隨后的比賽中,我和小劉這兩個大男人都祈禱著葡萄牙能贏。總算,葡萄牙在加時賽的進球把比賽推向了高潮。我們三個都興奮(性奮)的叫起來。最后的補時時間過的可真慢,終於裁判的哨聲響了,葡萄牙成為了冠軍。老婆興奮的抱著我,微微有些顫抖。

  這短暫的歡呼過去后,我和小劉都盯著老婆。

  老婆的臉又紅了,磨磨蹭蹭的想賴帳。我就故意說:「你要是不敢就算了,向我們低個頭就行了?!?br />
  我知道老婆的性格很要強,要是能不聲不響的混過去就算了,但是要是要她當眾低頭,可比登天還難。

  果然,老婆的倔脾氣就上來了:「誰不敢了!」說著就走進了小劉的臥室。

  我示意小劉先跟進去,然后把客廳的電視,燈都關上后,也進了臥室,轉身鎖上了門。臥室里的氣氛一下子就曖昧了起來,一個大美女要在一個狹小的房間里,在兩個男人的面前脫光,想想就令人性奮。

  老婆爬上了床,狡詐的向我們一笑,然后拉起了被單蓋在了身上。

  不一會,一件帶著體溫的睡裙扔了出來。小劉一把接住,深深的吸了一口。

  老婆的臉更紅了,但還是得意洋洋的說:「你們兩個壞蛋,我說了脫光光,但沒有說讓你們看哦?!?br />
  我和小劉兩個面面相覷,心想:「這個小狐貍!」沒辦法,只好這樣了,不過看到一個大美女一絲不掛的在一床薄薄的被單下,也挺讓人性奮的。

  「好吧?!剮×蹺弈蔚乃擔骸傅凰坎還也判?!還有內衣和內褲?!瓜氳鉸砩弦吹降男孿實哪誑?,我們兩個又性奮起來。

  「我都已經…一絲不掛…了!」說起一絲不掛的時候,老婆的臉紅的快要滴出水來。

  「嫂子,你可真厲害!」小劉贊嘆著。

  想起剛才老婆和我們看球的時候里面是真空的,我都開始有點要升旗了。

  「不過,我們怎么知道你現在是一絲不掛的?」我開始落井下石,在說到一絲不掛的時候加重了語氣。

  「我本來就是嘛。要怎么證明???」老婆白了我一眼:「要不,你來檢查一下?!?br />
  「不行!我們有關系,要避嫌才行?!刮夜室饉?。

  「你…你個…壞蛋…」老婆咬了一下嘴唇,更性感了:「那…那要怎么樣才行…」

  「給我們看一眼,確定你是一絲不掛的就行了?!刮宜?。

  「哼…兩個色狼!」

  老婆坐了起來,一手捂住自己的乳房,一手慢慢的放下了被單。我們兩個都摒住了呼吸,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老婆的動作,屋里的氣氛曖昧到了極點。

  被單放了下來,落在了腰部。老婆拼命的想要遮住自己的雙乳,但只能擋住自己的乳頭,乳房的輪廓還是被我們看的清清楚楚。

  老婆很快的就把被單拉了上來,向枕頭上一靠,說:「色狼們,行了吧?!埂覆恍?!」這次不用我說話,小劉就急著說:「還有內褲…還不知道內褲有沒有脫掉?!?br />
  老婆白了我一眼,又咬了一下性感的嘴唇,一只晶瑩的玉足從被單下慢慢的伸了出來,然后就是漂亮的小腿,雪白豐滿的大腿,越來越向上,直到了大腿的根部。

  小劉目不轉睛的盯著老婆,嘴巴微微的張開,口水都快要流出來了。

  老婆的眼睛都有些迷離了,手上的動作還在繼續著。慢慢的,老婆的整條雪白的美腿,微微翹起的半個屁股,和性感的小蠻腰都暴露在了小劉的眼前,沒有半點內褲的痕跡。

  小劉的褲襠鼓了起來,看起來本錢不小。

  老婆瞥了小劉頂起的褲襠一眼,臉羞的更紅了,飛快的把腿收了回來,佯作鎮定的說:「色狼們,本姑娘可是說到做到!」「嫂子可真性感!」小劉脫口而出。

  「好了,快睡覺吧…」

  老婆的臉更紅了,但也有些得意。以我對老婆的了解,老婆已經很想很想了。

  女人挑逗男人的時候,其實更多的是挑起自己的欲望。

  小劉一臉不情愿的拿了一床被單要出去睡。

  我靈光一閃,說:「乾脆你就在屋里打地鋪吧。馬上天就亮了,別人起來也不方便,你也休息不好?!?br />
  小劉忙不迭的說好。

  老婆幽怨的看了我一眼,看到小劉已經答應了,也不好再說什么。

  關上燈,我躺在了老婆身邊,小劉就躺在床下的地板上,呼吸可聞。老婆生氣的背著我躺著,我把被單掀開,摟了過去。老婆掙紮了一下,就順從了。

  我很熟練的攀上了老婆胸前的山峰,兩個乳頭硬硬的挺立著。我緩緩的搓揉著,老婆輕輕的呻吟了一聲,但很快就緊緊的閉上了嘴巴。

  我想把手進老婆的兩腿之間,但老婆緊緊的夾著,不讓我得逞。我就從屁股后面摸了一把,屁股上都已經濕漉漉的了,可見老婆流了多少淫水。但老婆還是堅決不許,我也就只好抱著老婆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。

 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,聽見客廳有了動靜,估計那三個小夥起床了。我的雞巴堅硬如鐵的挺著,就再也忍不住了,翻身把老婆壓在了身下。

  老婆沒有怎么掙紮就打開了雙腿,小穴里面的淫水還是泛濫成災,我的雞巴一下子就滑了進去。

  老婆抱緊了我,緊緊的咬住嘴唇,才沒有讓自己的呻吟聲發出來。

  以前老婆從來沒有這么多水過,我就覺得整個雞巴像是泡在了淫水中,抽插起來阻力都變小了。

  隨著我的抽插,老婆的眼睛越來越迷離了,開始享受起來性愛的快感,若有若無的呻吟聲也從嘴里飄了出來。

  想想我就覺得性奮的很,屋里老婆一絲不掛的被我干著,旁邊還躺著自己的兄弟,估計也沒有睡著,屋外三個壯小夥都已經起來了,說不定老婆的呻吟再大一點就被聽到了。我性奮的差點就射出來了,連忙收起自己的心思。

  大概是我以前給老婆洗腦的差不多了,老婆越來越享受這種偷情般的刺激,兩條腿分的越來越開,一下一下的迎合著我的沖擊,呻吟聲也慢慢的大了起來。

  一開始還把被單拉的緊緊的,現在也任由我把被單拉開,上半身全都裸露了出來。

  如果小劉可以站起了,一定會性奮的要死??上?,他現在一動也不敢動。不行,要幫幫他。我就拔了出來,示意老婆到上面來。

  現在正做到一半的關鍵時刻,老婆只好順從的采取了女上位的姿勢,只是用被單披在自己的身上,沒有完全坐起來。

  慢慢的,小幅的扭動已經不能滿足了,老婆又咬了一下嘴唇,仿佛下定了決心,慢慢的坐了起來,任由被單滑落到了腰間。

  老婆的頭發又長又黑,像瀑布一下垂在了背后,還有幾縷飄在胸前,襯托出兩個乳房更白了,而乳頭就像兩個誘人的葡萄一樣堅立著。

  現在天已經大亮了,我相信從小劉那里可以清楚的看見老婆赤裸的上半身,看到那誘人的乳房隨著她主人的努力上下顫動著。

  老婆已經完全沉迷在性愛的快感之中,動作也越來越大,仿佛不堪重負的雙人床,也隨著老婆的動作發出吱吱呀呀的響聲,給人無盡的遐想。

  很快,老婆就到了高潮的邊緣,呻吟聲粗重起來,配合著床的響動,估計門外的三個小夥,如果在客廳或緊挨著的房間應該可以清楚的聽到,也可以想像到屋里面正做著那羞人的事情。再加上小劉也在屋子里面,更給人無窮的誘惑,相信他們都已經舉槍致敬了吧。

  終於,老婆到了,小穴猛烈的收縮著。我也再也忍不住了,全部射到了老婆的最深處,燙的老婆一聲高亢的呻吟,癱倒在我的身上。

  我相信不僅那三個小夥,就是旁邊的鄰居也都能聽得到。而小劉還沒有一點反應,只能說明他一直在裝睡。

  一覺醒來,已經到了中午。

  我想著今早的瘋狂,看著旁邊還在熟睡的老婆,和地下的小劉,又有了一個主意。

  我穿上內褲,故意急急忙忙的說憋不住了,要上大號。老婆朦朦朧朧的睜開眼睛,小劉也醒了。

  我抓起手機,開門沖了出去,啪的一聲,把門反鎖了起來,裝這樣子沖向廁所,然后悄悄的潛回門口。

  想想真夠刺激,老婆一絲不掛的躺在朋友的床上,小穴里面還流著早上和男人做愛的精液,卻和另一個男人在一個小房間了,房間還被鎖上了,而自己的老公要里面的人給開門才能夠進來,這個時候想做點什么都可以。

  而老婆也知道我上大號喜歡玩手機,一般都要半個小時,屋里的氣氛想必曖昧到了極點。

  我仔細的在門外聽著,一開始的時候一點動靜也沒有。然后有隱隱約約的談話聲,聽不清在說些什么,想必兩人都刻意壓低了聲音。

  然后,床響了一聲,不知道是不是小劉上去了,隨后又是一陣寂靜。我拼命的想挺清楚,但床卻沒有再響。

  又過了一會,里面好像有隱約的呻吟聲,但又好像沒有,床還是沒有響聲。

  也不知道小劉是在撫摸老婆,還是已經插了進去,只是動作很輕,床沒有響。

  我性奮的要死,心都快跳出來了,腦海中浮現出了很多翻滾的畫面,早上剛射過的雞巴又硬了起來。

  又過了一會,看看時間差不多半個小時了,我悄悄的回到廁所,沖了水,然后腳步很重的回來了,敲了敲門。

  過了一會,小劉穿著內褲開了門,還是鼓鼓囔囔的,不像是射過的樣子。老婆則閉著眼睛,臉紅撲撲的,一副睡的很香的樣子,被單則蓋的整整齊齊的,一副欲蓋彌彰的樣子…

  回去后,有很長一段時間,老婆都性欲高漲,不用挑逗就流了很多水。

  后來,我一再的追問老婆那半個小時。老婆先是說一直在睡覺,后來承認小劉到床上來看了她,又摸了她,然后就一個勁地怪我,把她那樣和小劉關在房間里。

  有時候做愛的時候,也半真半假的說被小劉插了。

  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