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体彩顶呱刮收藏  »  新聞首頁  »  武俠古典  »  俏黃黃
俏黃黃

顶呱刮彩票怎么看中奖:俏黃黃


襄陽一個普通的清晨,呂府下人剛剛打開院門,就見遠處奔來一道魅影,青 衣紅馬。說話間一人一騎已到眼前,小廝剛要上前,那女人一甩手就將小廝扇翻 在地,女子快步進門回頭罵道:「不長眼的東西?!咕噸畢蚋誄迦?,小廝痛的 齜牙咧嘴見女人不見了,罵道:「一大早這么倒霉,欠操 的婊子,等小爺以后還 回來?!?

女子輕車熟路一路來到呂府內院,推開房門見一肥頭大耳,芝麻小眼的胖子 坐在座前,正抱著一個豬肘猛啃,見女子進來,趕緊賠笑道:「郭夫人,這么一 大早就往我這跑啊,可是又要跟哥哥我比試比試啊?!顧低暾饣笆擲锏鬧碇庖裁?放下。

此女自然就是郭夫人黃蓉,黃蓉怒道:「你啊,就知道吃吃吃,韃子們打到 城墻上來了,你知不知道,丞相到底到底答應啊,我一家老小的性命啊?!?

呂文德哈哈大笑,「郭夫人原來是為這事啊,破馬張飛的,一點都沒有你江 湖兒女的豪情?!顧底派锨鞍鴉迫氐吶绱蚩?,只見里面只穿了一件素色的肚兜, 豐滿的雙峰高聳,呼之欲出。將一只沾滿油汁的手按在一座高峰上。

「行了,到底怎么辦,韃子來了你們有地道跑,我們郭府怎么辦,丞相要是 不答應,我……我就跟你們魚死網破?!夠迫卮趴耷?,竟好像對那只臟手沒有 感覺一樣。

「嘖嘖,郭夫人啊,你屁股這么大怎么一點定力都沒有??!放心吧,只要韃 子一控制了城墻就會有人第一時間送達議和的請求,我們不會有事的,另外我還 想晚上再告訴你丞相大人已經同意了你的請求,哈哈哈……」

黃蓉大喜道:「冤家,你怎么不早告訴我,看我這嚇得,接到消息我連衣服 都沒來的急穿?!顧底啪顧呈破說乖諑牢牡碌幕忱?。

呂文德倒也不客氣,那只臟手在肚兜上揉搓揉搓,另一只手放在了黃蓉的翹 臀上,在黃蓉耳邊說:「寶貝,你知道我多費心啊,不過丞相說為了驗證你的忠 心,要你做三件事情,事情辦妥了你不但表了忠心,還算你立下大功?!?

黃蓉問道哪三件事,呂文德道:「第一件其實算是便宜你了,我們每個丞相 的心腹都有我們的代號,也要將代號紋在身上以示效忠,第二件就是要將你的一 個女兒送到京城,說好聽就給丞相做小,其實就是暗娼?!孤牢牡驢椿迫亓成?變,又道:「不用擔心,為期一年保證你的女兒毫發無傷。第三件嘛,嘖嘖,是 要郭夫人殺一個人,一位朝廷命官哈哈哈……」

黃蓉緊咬櫻唇,面露難色,呂文德見狀道:「郭夫人,你可以回去好好考慮 考慮,再說了你也不用受這么大的委屈,你我即是這種關系,有危難我定會拉你 一把的?!?

黃蓉道:「好!我答應了,第一件事我現在就可以,另外兩件我也答應,不 過我得回去想想法子,半個月為期,可好?!?

「郭夫人真是爽快,來人啊,去請特使來?!姑磐庥行∝舜掖依肟?,黃蓉道: 「冤家,快給有找件衣服啊,我這怎么見人??!」

「郭夫人啊,不用找了,特使馬上到,來了你還得脫?!?

黃蓉心想:「什么啊,不就是文身嗎,難道又要干 別的?!掛徽笮幕?,前天 晚上被呂文德干 的丟盔棄甲的,現在想想小穴竟然又有感覺了,這時門外進來一 黑衣人,還帶著一副鷹的面具。呂文德上前拱手道:「特使大人這位就是黃蓉黃 女俠了,還請特使親自為她行禮?!?

黑衣人道:「好啊,女俠絕代芳華,又是丞相看中的人,我定用出我最好的 手藝?;骨肱勞嗜タ闋影??!?

黃蓉有些恍惚,怎么,又要跟別的男人做嗎,心里忐忑,可胯下淫水竟已滴 在內褲了,一時間她也不知如何是好。

黑衣人嘿嘿一笑,說:「我想女俠可能誤會了?!顧底糯傭道鍰統鲆徽磐?, 展開畫著的是一直五彩斑斕的蝴蝶,「女俠這只蝴蝶是丞相欽點要紋在你的美臀 上的而且覆蓋你的整個美臀?!?

黃蓉還想說什么,已被呂文德抱了起來臉朝下,平方在桌子上,順手就把黃 蓉褲子連同內褲一起褪到了腳底,這也是一手絕技??!呂文德不耐煩對黃蓉說: 「郭夫人,放心我們不會對你怎么樣的?!?

話是如此,可手已經在大屁股上摸了好幾下了,黑衣人一時間也是看呆了。

兩個時辰后,黑衣人擦擦汗水,終于完成了,回想起來真險,在這美的堪稱 藝術品的臀部上紋身,好幾次差點控制不住自己,然而這屋里的三個人每個人都 不好受,呂文德褲襠里感覺要爆炸了,而黃蓉更是因為紋身的快感而泄身,桌子 上已經一片汪洋。

黑衣人說:「女俠請起,我已完工,這五彩蝴蝶三日 后便會自己消失,不過 這三日 中什么液體先滋潤了它,以后他就會遇什么而現形?!夠迫匾咽切呃⒌奈?地自容,趕緊謝過特使,又謝過呂文德,穿上褲子匆匆離去。

黃蓉走后,屋內兩人同時大笑,呂文德先道:「特使好定力,要是我在這騷 逼后站這么久肯定不管其他先干 兩發?!購諞氯誦Φ潰骸鈣涫得皇裁匆蛭沂且?個閹人,但是呂大人好定力啊?!?

「特使,還不是因為你昨天傳我的霸王舉鼎神功,七日 內不能泄精,我不我 啊,嘿嘿……」

「不知道呂大人后面的事安排的怎么樣?!?

「特使大人就等著看好戲吧?!?

話分兩邊,且說黃蓉慌慌張張回到郭府,一是高興有了丞相當靠山,二是擔 心自己的身體到底怎么了,自己進屋里想要看看自己的屁股到底什么樣了,自己 用鏡子也看不到,就想叫貼身丫頭來,喊了幾聲也不在,這時有人敲門,黃蓉問 是誰,不想門外竟是自己的大女婿耶律齊,黃蓉穿上衣褲叫耶律齊進來,向他嗔 道沒事總來她的屋子干 什么?

「岳母大人,不知您跟呂大人談的怎么樣?」

「不管怎么說我們現在算是半個丞相的人了?!夠迫孛緩悶?。

耶律齊一下抱住黃蓉說:「恭喜岳母,你的努力沒有白費,你的逼沒有被白 草!」

黃蓉一下掙開他,推了一把,說:「你離我遠點我都要煩死了?!?

耶律齊又抱住她,大嘴在她臉上又親又啃說:「岳母大人,今天又是月圓之 夜了,你是我的,我是你的情郎,你說過的可不能反悔??!」

這下黃蓉才反應過來,又推開他說:「好好好,看你猴急的,你先過來幫我 看看后面?!顧底?,就脫去了下體的衣物,看向女婿,只見他一直搖頭,心想壞 了,一定是很難看,原來這黃蓉平日 里除了靖哥哥和孩子最在乎的就是自己的身 體了。

耶律齊一聲大吼:「太美了,簡直像活的一樣,太淫蕩了?!顧底乓話呀?己的褲子扯碎,雞巴已經頂起,比正常人尺寸略大,向著黃蓉的小穴就沖了過去, 樣式很猛,第一下竟也沒有頂進去,黃蓉趕緊一手扶吊,一手撐逼,耶律齊第二 下猛沖倒是順利的入洞,兩人都是一聲悶哼。

黃蓉回頭,「你不要騙我,真的美嗎?」

「美!而且淫蕩!」

「那你喜歡嗎?」

「喜歡,喜歡可你不怕郭靖那龜公發現嗎?」

「你才是龜公,討厭,這蝴蝶會消失的……」

黃蓉一邊被干 一邊把下午的事說了出來,耶律齊越聽越來勁,一下比一下重, 黃蓉最后終于哼哼唧唧的都說完了,耶律齊說:「岳母我們換個姿勢?!沽熳嘔?蓉來到床上,說:「岳母,我太累了,你去上面動一動?!顧底啪吞稍諏舜采?, 黃蓉白了她一眼,看著濕漉漉的雞巴,也不用再潤滑了,自己也省的樂呵,玉足 跨兩邊,也不蹲下,揉搓這自己的小穴,耶律齊這個心急啊,求道:「岳母,快 給我吧,看看我的雞巴,多誘人??!」

黃蓉嫵媚一笑,緩緩坐下身來,也不看雞巴的位置,也不用手扶,位置竟也 分毫不差,兩個性器相接,黃蓉的小穴也是夠緊,一點也不像五個孩子的媽媽 (另外兩個孩子后文會有交代,應該與原著沖突不大),黃蓉不用手扶,就這樣 一毫一毫的坐下去,臉上媚色更濃,而耶律齊已經爽的嗷嗷只叫,黃蓉坐到底有 緩緩站起,幾個來回,耶律齊感覺又是爽又是不盡興啊,索性翻身起來下床,把 黃蓉也扯下來,讓黃蓉雙手扶床,自己在后面大力抽插,黃蓉肆無忌憚的大叫: 「好女婿,好雞巴,真有力,再深一點?!剮⊙諞還梢蹙繚詮暉飛?,耶律齊 一哆嗦,黃蓉感覺他多半是忍不住了,大叫:「不要射里面,求你!」耶律齊最 后時刻拔出,一股一股濃稠濃稠的精液沖撒在黃蓉的屁股上,黃蓉已經閉上眼睛 一動不想動,躺在床上,耶律齊有意無意的將精液涂滿了這個屁股,覆蓋住整個 蝴蝶紋身。

一會黃蓉醒來,發現耶律齊躺在自己背后,正上下撫摸這自己的身體,問耶 律齊:「你覺得我應該送誰給丞相呢?」耶律齊當然不想把自己的媳婦郭芙送走, 畢竟不是每天都能草到黃蓉,可是黃蓉一雙誘人的桃花眼正一眨一眨的看著自己, 他也不知道怎么回答,黃蓉雙手摟過耶律齊的頭,埋在自己的乳溝里說:「好齊 兒,襄兒還小只能委屈你和芙兒了,相信娘好嗎?」耶律齊再不愿意也受不了這 糖衣炮彈,只好答應,黃蓉看目的達到說齊兒那你走吧,我還有點事,耶律齊有 些尷尬的說,「岳母能不能給我找條褲子,我的褲子被撕碎了?!夠迫仄訴晗灤?了出來,光身下地給他找了一條郭靖的褲子,耶律齊看著黃蓉的屁股更是開心, 穿上褲子出了房門竟直奔呂府去了。

黃蓉納悶自己光身走來走去,這小子竟然沒對自己做什么,想想可能是年輕 人體力不行,再叫丫鬟小翠,這次就在了。小翠進來黃蓉也沒有穿衣服,小翠看 著黃蓉光身道:「夫人剛被姑爺滋潤過,身體愈發玲瓏了,只是這屁股……」黃 蓉笑道:「這蝴蝶啊……」還沒說完就感覺不對,伸手去摸回頭一看,耶律齊的 精液都在屁股上干 涸了!

二、露淫性晚送逼

黃蓉坐在浴室里,回想著這半年襄陽與自己的變化,整個襄陽正在呂文德的 掌控下慢慢變得富足,現在不是打不過蒙古人,有的時候到因為他不派兵給靖哥 哥而輸給韃子,呂文德的變化很大,開始央求自己教他武功,他都這個年齡了, 還能有什么發展,可沒想到他向天才一樣,進步神速,這半個月已經能跟自己過 個幾百招了,自己的變化最大了,自從開始鉆研九陰真經里的《欲女心經》自己 的性欲就越來越強了,從前自己也是一代烈女,自己先是抓到女婿偷看自己洗澡, 假意訓斥實則誘惑跟女婿通了奸,又被呂文德撞到自己在后山槐樹下手淫,做了 他的姘頭,現在每日 也不想靖哥哥回來,就想著怎么周旋在這兩個男人之間,自 己的欲女心經和房中之術也是進步很快。

想著想著自己的小穴有麻酥起來,想想前幾天學的的采陽度陽之術,已在女 婿身上采了一點陽氣,這幾日 這陽氣一直在子宮里亂撞也是時候度出去了,而且 這呂文德也好幾日 沒有碰自己了,今天姐姐就不信你經得住我的誘惑,想著就光 身給自己披上一件大衣,推門消失在夜色里。

呂府今夜特別安靜,呂文德自己在房里練著特使教自己的心法,門被輕輕的 推開了,黃蓉將鞋脫在門外,赤腳走入,呂文德睜眼一看,兩只小眼發出淫光, 只見黃蓉輕抬玉足,玉足往上光華的小腿都暴露在空氣里,往上是一件淡黃色外 衣,兩腿間的芳草隱約可見,碩大的胸部頂起衣服,可以清晰的看見乳頭頂起的 兩點,再往上是濕漉漉的頭發,和一雙發春的眼睛,黃蓉走到呂文德面前,胸部 幾乎要貼到呂文德的臉,玉指撥開衣襟露出雙乳,舔著紅唇說:「冤家,你多少 天沒有給我了,你看看他們都漲成什么樣子了?!孤牢牡亂皇腫プ∽筧?,另一只 手摸向小穴,張嘴便裹住右乳乳頭,黃蓉嬌笑連連,屋內一片鶯歌燕語,卻不知 在門外一雙要冒火的眼睛正死死的盯著兩具扭捏到一起的肉體,此人正是那日 倒 霉的呂府小廝,名叫小柱子,「媽的,平日 里那么高貴,床上這么淫蕩,還是老 爺有辦法啊,臥槽這個姿勢真難,等小爺上你的時候也得讓你來個這一字馬?!?

黃蓉撅著屁股,雙手被呂文德抓在手里,「郭夫人,你屁股上的蝴蝶真的消 失了,用什么能讓他現形啊?!?

「冤家,你這么聰明,你猜啊,你猜對我好好獎勵你?!?

「哈哈你這么淫蕩該不是用的精液吧,郭靖不再城里,老爺我也沒有喂你, 大膽淫婦,說又跟誰通奸了?!?

「大人真是厲害,這都能猜的到,還請大人饒了民女啊,呵呵呵……」

「什么!騷蹄子,真是精液,快說是誰干 的,要不今晚老爺我干 死你?!?

「老爺你干 死我吧,只有你最能滿足我了?!夠迫厴а聳親鉅拿?, 是每個妓女和男人向往的,不論男人的雞巴什么尺寸,都能滿足男人,而一旦遇 到了男子的雞巴也是名器,她就會被干 的一塌糊涂,欲罷不能,黃蓉自己自然不 知,所以跟郭靖耶律齊做時都能輕松應對,只有自己調戲他們的份,可碰到呂文 德就全身酸軟,她還以為是一物降一物,所以一直叫呂文德冤家。

兩個時辰了,黃蓉不知道已經高潮了多少次,她知道自己在被干 下去,明天 肯定又走不了路了,只能使用房中之術,催動自己的小穴,一口陰精一口陰精的 噴到呂文德的大龜頭上,呂文德的睪丸足有常人的三倍大,啪啪的打在黃蓉的屁 股上,也是一片嫣紅,黃蓉不行了,縮緊陰道,皺起陰道壁的褶皺,這還是她第 一次成功用出這招,呂文德感覺快感大增,一時把持不住,泄了出來,在小穴內 射了五秒,拔出來對著黃蓉的屁股和后背又是一頓亂呲,射精足有一斤左右,原 來呂文德的名器是五大神器之一叫「水龍屌」,做的時間越長,造出來的精液越 多,足夠多時會把整個陰莖都撐大,本來就是常人兩倍大的家伙再變大,極致時 嬰兒軀干 粗細不是夢想,有些女的可能會被撐到裂陰而死,自豪的看著黃蓉的淫 穴一股一股往外冒精液,才突然心驚,今天是霸王舉鼎神功成功的最后一天,不 能射精啊,一邊后悔,一邊坐下檢查自己的功力,功力正在一點點流逝,突然小 腹一股陽氣竟然又將功力推了回來,長噓一口氣,發現難道這就是度陽之術,傳 說能回復人陽氣,大成之后甚至可給人續命,一雙小眼盯在那身旁的美肉上,黃 蓉還在一旁小聲的哼哼著,精液還一小溜的從美穴中流出,屁股上顯出五色蝴蝶, 翅膀上灑著乳白的精液煞是妖艷,呂文德躺在旁邊一把摟住黃蓉,也不顧她身上 的精液,牢牢抱住,就像誰會搶走他的寶貝一樣?;迫嘏浜系目┛┟男α思干?沉沉的睡去了。

【完】